南宁专业经济合同纠纷律师
法律热线:
律师文集

债权债务转让合同扑朔迷离

发布时间:2018年6月27日 南宁专业经济合同纠纷律师  
  不仅仅是购房合同蕴藏深意,而且后来出现的债权债务转移合同又让这个债权连环套变得更难以参透其中玄妙
  案情因债权债务转移合同的出现而变得错综复杂。
  鸿都公司最初是以商品房销售合同起诉华东公司的。而债权债务转移合同是在庭审时为了论证鸿都公司拥有对华东公司的债权而提出的。而后商品房销售合同又被认为是为了平债权债务转移的账而签订的。
  而华东公司却认为,《商品房销售合同》、《债权债务转移合同》和《关于归还2000万人民币欠款的协议》系该公司原负责人为套取国有资产,而利用对纠纷中涉及到的几家公司的控制权伪造的。于是华东公司提请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这些合同的真实性进行司法鉴定。
  在审理此案时,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华东公司未能提供初步证据证明其存在虚假为由而不予采纳华东公司提出的对这些合同进行司法鉴定的申请。
  《委托还款合同》悬疑
  1995年4月,华东公司委托中包基地公司向中国银行北京分行借款2000万元,主要用于房产开发,并以华东公司开发的百岁坊巷商品房作抵押。在1995年4月8日、20日、5月5日,中包基地公司以货款的名义分三次电汇给华东公司1950万元。
  1996年4月17日,因华东公司无力还款,北京华东鸿基公司与华东公司签订《委托还款合同》一份,约定由北京华东鸿基公司接受委托,帮助华东公司于1996年4月16日归还中包基地公司2000万元欠款本息,华东公司愿将其开发建设的百岁坊巷住宅商品房作抵押。
  但是根据华东公司使用公章、合同章的登记单,曾轶领取签订委托还款合同的公章的时间是1997年5月23日。另外,华东公司方面还指认委托还款合同上的签名系出自曾轶一人之手。
  对此,华东公司方面认为,曾氏兄弟把《委托还款合同》1997年签为1996年,并作了1997年的账可能是为了北京华东鸿基公司套取华东公司巨额利息(约600余万元)及手续费。
  法院审理时认定,北京华东鸿基公司于1996年12月24日与中国银行北京市分行签订了一份借款合同,由北京中行向北京华东鸿基公司贷款2000万元,借款期限六个月,由北京服装进出口公司作担保。北京华东鸿基公司将百岁坊巷的商品房抵给北服公司。随后,北京华东鸿基公司将北京中行的2000万贷款直接支付给中包基地公司。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迟至1998年3月27日,中包基地公司才向华东公司发函,明确华东公司于1995年4月17日向中包基地公司的2000万借款本息,已由北京华东鸿基公司代为偿还。
  后来孙和璞向《法人》解释,实际上1995年华东公司委托中包基地公司向中行北京分行借的2000万元与北京华东鸿基以北服公司作担保向中行北京分行借的2000万是同一笔款项。只是曾整在一年后利用于中包基地公司和中行的关系将华东公司委托中包基地公司的借款转成了委托华东鸿基公司的借款,但是借款的名义已是在《委托还款合同》有效的前提下帮助华东公司还款。
  2001年12月25日华东公司与北服公司的一份有关百岁坊巷产权转让的协议中体现了这一点。该协议书提到,鸿都公司将执行的华东公司的百岁坊巷69套商品房抵偿北服公司为华东公司以北京华东鸿基公司的名义向中行北京分行的2000万贷款所作的担保,为此华东公司欠中行北京分行的2000万由北服公司代为偿还。
  孙和璞据此认为,一方面,这表明华东公司委托中包基地公司向中行北京分行借的2000万元与北京华东鸿基以北服公司作担保向中行北京分行借的2000万是同一笔款项,从而证明委托还款合同系伪造;因此,据此推理1995年无锡华东从中包基地公司所借的2000万华东鸿基公司并未代为归还。
  “无论是以谁的名义借的款,钱最终都是落在曾整手里。”孙和璞说。
  《法人》记者就此请教了北京一位法律界知名业内人士。该人士指出,如果华东鸿基没有还中包基地公司的2000万元,那么此后的债权债务转移合同等也就失去了法律意义。
  扑朔迷离的债权债务转让合同
  《债权债务转移合同》签订于1997年4月2日。合同约定,北京华东鸿基公司将华东公司所欠2000万债务以其房产形式交与鸿都公司,鸿都公司将此房产除自用部分按价结算外,其销售、拍卖或抵押出让后以货币方式归还给北京华东鸿基公司,以保证鸿基公司归还银行借贷。
  但是,在1997年4月17日,北京华东鸿基公司又与华东公司签订了《关于归还2000万人民币欠款的协议》,明确根据《委托还款合同》,华东公司尚欠北京华东鸿基公司2000万元。
  但是,据赵正和律师指认,在《关于归还2000万人民币欠款的协议》上,北京华东鸿基公司的印章模糊不清,难以辨认。
  华东公司认为,在《债权债务转移合同》签订时,双方并没有履行法定通知义务。加之从《关于归还2000万人民币欠款的协议》的签订时间上来看,华东公司的债权人是北京华东鸿基公司而非鸿都公司。
  江苏省两级法院在审理此案时都认为,在鸿都公司向华东公司出具两张转账支票时,华东公司开出了两张收据,为债权债务转让作了账务处理,这意味着华东公司已经知道债权债务转让一事,所以认定鸿都公司对华东公司拥有债权。
  “我听曾轶提到过债权债务转让的事,知道原来借的中包基地公司2000万的债权人变成了鸿都公司,签订商品房销售合同也是为了体现这个债权,脑子里便绷住了这么一根弦,”吴古风说,“后来我经手支付给鸿都公司的190多万的房产以及返还的210万房款也是为了还这个债务。”
  孙和璞表示,他在清理公司账务时,并没有发现债权债务转移的账务记录。且很多账务存在被改动的痕迹。
  华东公司认为华东公司开出的两张支票是房款,跟债权债务转移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明确是账务处理。
  孙和璞查账时发现,在1995年6月8日至1996年6月21日之间,华东公司通过银行转账付给中包基地公司232.441156万元。据中包基地公司出具的证明,该笔款项进入中包基地公司后实际进入了北京华东鸿基公司法定代表人曾整的账户。1996年2月13日至10月17日,华东公司共付给北京华东鸿基公司1721.6万元,加上留存在中包基地公司的50万,三笔共计2004.041156万元。所谓北京鸿基公司的债权2000万元实际上不存在,故鸿都公司与北京华东鸿基公司的债权债务转移合同没有依据。

上一篇:附解除条件合同的特点 下一篇:履约担保金

首页| 关于我们| 专长领域| 律师文集| 相册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询|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All Right Reserved

南宁专业经济合同纠纷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9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887-8888-116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
澳门葡京在线赌博_南宁合同律师黄嘉琦